序言

    艺术家是美好作品的创造者。
    彰显艺术,隐藏艺术家,是艺术的宗旨
    批评家是能够把他对美好作品的印象移植成另一种风格或者一种新题材的人。
    批评的形式,最高的也好,最低的也罢,都是一种自传的方式。
    在美好作品中发现丑陋意义的人是腐败的,毫无魅力。这是一种舛误。
    在美好作品中发现美好意义的人都是有教养的人。在他们看来,这是希望所在。
    认为美好作品就是美的人,都是精英。
    没有什么道德的书或者不道德的书之说。书写得好,或者写得不好。如此而已。
    不喜欢现实主义的十九世纪,好比看见镜子里自己的面孔    的凯利班①怒从中来。
    不喜欢浪漫主义的十九世纪,像未看见镜子里自己的面孔的凯利班怒从中来。
    人的道德生活是艺术家的主题的组成部分,不过,艺术的道德包括完美地使用不完美的手段。艺术家不要求证明任何东西。即使是真实的东西也可以加以证实。
    艺术家没有伦理方面的同情。艺术家的伦理上的同情是风格的不可原谅的矫揉造作。
    艺术家从来没有病态。艺术家可以表现任何东西。对艺术家来说,思想和语言是艺术的工具。对艺术家来说,恶与善都是表现艺术的材料。
    从形式的角度看,音乐家的艺术是所有艺术的范式。从感觉的角度看,演员的技艺则是范式。
    所有艺术既是表面,也是象征。深入表面的人深入表面,如飞蛾扑火。阅读象征的人阅读象征,如飞蛾扑火。
    艺术真正反映的是旁观者,而非生活。
    对一件艺术作品的看法不尽相同,表明作品新颖、复杂而
    充满活力。
    批评家们看法相左时,艺术家和自己的意见一致
   
    ①莎士比亚名剧《暴风雨》中的人物,面目丑陋,半人半兽的模样,心地残忍。

一个人制造无用的东西却根本不欣赏它,我们可以原谅他。制造无用之物的唯一借口就是有人欣赏有加。

所有的艺术都不怎么有用处。

    

    

评论